您的当前位置:

购彩中心我的账户 > 公司简介 > 正文

  • 劳荣枝二审辩护词告诉我们失去制约的权力是多么可怕

    劳荣枝案引发社会各界巨大关注,绝大多数人坚决认为劳荣枝应该被判死刑,不应该有丝毫的回旋余地。但舆论也并非铁板一块,也有相当数量的人认为此案另有乾坤,劳荣枝可能并非如媒体所讲的杀人恶魔一般。希望能依法审批,依法判决。

    前几天我曾经写过一个简单的分析:劳荣枝案二审开庭,我们应该如何看待,又能学到什么?。与社会大多数声音不同,我认为即使是十恶不赦的人,在被法律判定为有罪之前,也有权利为自己辩护。律师为任何被告人辩护都是正当合理而不应被妖魔化的。另外就是从常识和庭审看到听到的只言片语判断,此案确实有蹊跷之处。

    直到看到了吴丹红、赵德芳律师为劳荣枝案二审所出具的辩护词,我深刻理解了劳荣枝可能不仅仅是罪不至死,不仅如此,我更深刻感受到了失去制约,挟裹民意或被民意挟裹的权力是多么可怕。

    以下,摘录二审辩护词的要点供大家赏析,不知看完之后会不会后背发凉呢?如果这些手段落到我们头上,先造舆论,再造证据,以莫须有的罪名杀人,谁又能逃得了呢?

    第一部分:控方违法部分

    1、一审始终不让家属委托律师会见劳荣枝,却安排当地法援律师会见。事后我们看到了,法援律师只听不辩,连检方未控诉、法院自行追加罪名的事情都提劳荣枝答应了。

    2、连续两个月密集审讯,每次录像长度都是23小时58分,精确控制不违反疲劳审讯的规定,实际上录像时长远小于实际审讯,

    3、有利于劳的证词就不录,审讯笔录与审讯视频严重不同

    4、提审地点脱离看守所,失去监督

    5、未审先判,通过舆论恶意传播挟裹民意(民意)

    第二部分:审判程序违法

    1、一审应有审判员和陪审员七人组成合议庭,实际仅有三名法官。

    2、一审法院无权增加检察院未起诉的罪名,起诉的抢劫罪,判的却是杀人罪

    3、检察官助理无权出示证据,对证据无权发表意见

    4、一审剥夺了劳荣枝及辩护人申请回避的权利,违反 了 回避的制度

    5、一审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, 同样二审法院也没有管辖权(导致两个法院对同一事实做出不同认定,南昌法院完全不在意合肥法院在法案的审判结论)

    6、遗漏必须出庭的当事人,证人不出庭接受质证

    第三部分:实体辩护透漏出的,而被媒体刻意忽略的信息

    一、南昌熊案

    1、熊案法子英笔录中提到劳荣枝问法“人呢”,法说放了等信息,检方却坚持认为劳应该在现场,依据推理认为劳应该参与杀人而无任何证据证明。

    2、合肥判决对法子英 在南昌案件没有认定为故意杀人罪,死亡结果只是加重情节,现在南昌法院却要认定劳荣枝故意杀人,结果是杀人的比没啥人的罪还重。

    3、关于“点一把火烧了这个家”并没有法子英供述,也非劳荣枝当年说的话,经查证询问录像,该句话是审讯人员诱导了四个小时,在讨论怎么能灭失证据的谈话内容,而非劳荣枝在案发当年真 的提议。(就问你怕不怕)

    4、关于剪电话线的细节,同样也是劳荣枝本人在庭上否认 的孤证,在法庭发问阶段,她说自己看到了法子英剪电话线。结果就被当成事前商量剪电话线。

    二、温州杀人案

    1、法供认证明其杀人劳并不在场,且供认“劳荣枝要求法子英不要伤害两位曾是她同事的受害人。

    2、凶案现场没有劳荣枝的任何生物检材。

    3、一审法院仅以劳的供述“不知道女孩和妈咪最后怎么样,只要法子英安全就好”认定劳荣枝故意杀人,做有罪推定,而无任何实体证据。

    三、常州案件(未遂)

    1、要求受害人到场质证,未获同意;要求进行测谎,也未获同意。

    (控方以保护隐私名义拒绝,实际该理由并不成立,完全可以通过保护手段实现)

    2、该起犯罪事实是劳荣枝主动交代,刘华当年挣脱后也没有向公安机关报案,办案机关未掌握,法院未起诉,已过法律追诉期。

    (检方认为属于连续犯,该认定错误,连续犯是将赎罪归为一罪,避免一罪多罚的被告有利原则,不同城市、不同时间的绑架案显然不是连续犯)

    四、合肥案

    1、关于购买冰 柜的事实一审并未查清,证人所述外貌特征与劳荣枝不符。

    2、未组织上述证人对劳荣枝进行辨认,未开展犯罪现场的指认等工作,严重程序违法

    3、《笔迹鉴定书》 ,并非鉴定人独立 完成的,违反鉴定人应当独立进行鉴定,即不 受其他人影响的基本原则。上诉人要求重新鉴定未获同意。

    其它

    1、侦查阶段劳荣枝多次提出自 己被 法子英殴打,并留有陈旧伤,侦查人员熟视无睹,没有对劳 荣枝进行伤情鉴定,对于可能证明胁迫犯罪的证据视而不见,故意遗漏,存在严重的偏见 和理论上的误区。

    2、劳荣枝举报了法子英和刘军共同入室抢劫,侦查人员却不重视不记录不调查。

    3、本案用大量的言词证据定案,但只援引 了对劳荣枝不利的言词证据,对劳荣枝有利的大量言词证据 并未引用。

    最后想说的是,所有的质疑,并非要帮劳脱罪,而是担心法律没有得到公正、切实的执行。法律不彰,则民众不可能有安全感,社会就必然滑向丛林社会,这不是我们想要的,这是我们所恐惧的。

    作者:admin  发布时间:2022-09-03  点击数:

购彩中心我的账户平台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官网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网址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下载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app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开户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投注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购彩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注册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登录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邀请码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技巧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手机版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靠谱吗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走势图,购彩中心我的账户开奖结果